<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創作

追光:《革命者》的精神向度與美學理想

時間:2021年07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王文靜
0

  

電影《革命者》海報

  自7月1日上映后,電影《革命者》的社會反響和話題熱度不斷攀升。作為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和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影片中的主角李大釗溫暖堅毅、悲憫慷慨,其栩栩如生的形象成為《革命者》感人至深的重要依托。而透過驚艷了觀眾的主角光環,構成影片藝術感染力的除了成功的人物塑造和演員精湛的表演之外,更深層次的支撐則是影片對革命者精神內涵的掘進,以及與這些精神內核相匹配的光影呈現??梢哉f,《革命者》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它的人物形象和電影語言,而讓人回味頗深的則是其藏于光影之下的文學質感。

  《革命者》從人物形象和敘事結構兩個方面入手,巧妙處理史實和虛構的關系,既塑造了一個文化領袖和革命先驅李大釗,又通過這個有血有肉、真實可感的形象,以及他追求真理、弘揚正義、堅持斗爭、不懼犧牲的經歷,為革命者設置了“追光者”的思想輪廓和美學標準。電影以李大釗就義前38個小時的倒序時間軸為主線,通過他與陳獨秀、毛澤東、張學良、蔣介石、趙紉蘭、李慶天以及北大學生、報童一家、開灤煤礦工友等不同的關系視角,以放射性敘事結構組織了多個故事單元。在這些故事單元中,“光”代表正義和真理、代表美好生活,而革命者從不放棄對光的追求和贊美。因此,觀眾在影片中看到了李大釗在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上演講的激昂,在得知報童被槍殺帶領家屬民眾堅決抗議的憤怒;也看到了他在獄中屢受折磨酷刑加身面不改色的沉穩,以及帶領革命者走向絞刑架時的無悔與坦然。特別是打入敵人內部的中共黨員李慶天受組織秘密委派去監獄實施營救時,李大釗仍然選擇平靜淡然地拒絕。追光而行,不僅是《新青年》上“領風氣之先”的思想啟迪,是罷工抗議時走在最前列的行動,也是此時此刻洞觀中國局勢后仍追隨內心理想,九死未悔“我以我血薦軒轅”的悲壯選擇。

  但是,電影并沒有把李大釗的人格魅力局限在為共產主義事業奉獻生命的崇高和莊嚴中,在《革命者》里,光還是熱情和溫暖——李大釗在包子攤與陳獨秀調侃南北口味差異的輕松,除夕夜接過慶子給他的餃子時的暖意,他與妻子孩子們在家彈鋼琴唱歌的溫馨,以及英勇就義前剃頭喝酒時的幽默和從容……這些更加貼近人性真實的形象設定和創作過程中的細致紋理,不但延展了李大釗作為革命歷史偉人的概念化形象,同時也讓他的革命貢獻和精神價值實現了從教科書到新時代的情感連通,讓觀眾感受也接受了一個從歷史中走來的李大釗。

  《革命者》對精神向度的拓展還體現在對“革命者”思想含量的把握上。作為一個帶有政治意味的身份描述,革命者在某種程度上會帶來“傳記”式的創作暗示。正如兩部同名電影作品——俄國導演葉甫蓋尼·鮑艾爾的《革命者》(1917年)、美國導演露西·奧斯朗德的紀錄電影《革命者》(2012年)那樣,聚焦主角的經歷和命運,把革命者定位到典型人物上,進而深入那些為人類和平自由、國家民族解放前赴后繼、無懼犧牲的生命體驗中,去闡釋革命者的價值意義。顯然,中國的電影《革命者》并不滿足于以人講人、就事論事,只停留在塑造革命者的個體形象上,影片在設定放射性結構的故事單元時就對“革命者”的精神元素和群體層次進行了布局。如陳獨秀是思想上的革命者;毛澤東是通曉國情、理論和實際相結合的革命者;罷工的工人是被喚醒的行動的革命者;李慶天是充滿生機的未來的革命者;大年三十聚集在公共澡堂無處可去的乞丐則是隱形的革命者等。電影不僅通過一個豐滿的李大釗形象告訴觀眾“誰是革命者”,還要在情節展開的過程中梳理出“什么樣的人叫革命者”以及“哪些人應該成為革命者”,從而完成事件到信仰、個人到群體的價值升華。這一定程度上受到導演徐展雄文學教育背景的影響,但更為主要的則是中華民族對于身份和價值的確認都具有深厚的集體主義思維。因此, 《革命者》的主角是李大釗,但它不并僅僅是李大釗的傳記,這也是電影擁有信仰高致、精神超拔的文學質感的關鍵所在。

  除了思想主題, 《革命者》在藝術呈現上同樣是一部“追光”之作。它始終遵循電影邏輯、讓鏡頭展現故事,完成思想和情感的傳遞,而不是簡單地用光影去為劇本做順序化的闡釋。對應李大釗驚心動魄、波瀾起伏的革命經歷和勇敢堅毅的人物形象,電影總體上呈現出堅毅溫暖的美學特征,而光的參與使火熱的理想、光輝時,電影中與蔣介石復雜心情共是對二人相識以及關于思想、道烈爭執的回憶閃現,從拜訪孫中到國民黨“一大”時各自表態,最大釗平靜卻自信的“打賭”之約,的蔣介石毅然決然下決心簽署處而觀眾從這場全程沒有臺詞的所感受到的情感張力,正是從光獲得的。

  在《革命者》中,對光線的調度和搭配是一道不容忽視的風景線?!氨澈诎刀蚬饷鳌笔歉锩叩男叛?,因此在電影中光成為希望和浪漫的隱喻。比如身陷囹圄的李大釗對著鐵窗漏下的陽光,在黑暗的牢房墻上比出飛鳥翱翔的姿勢,隱喻著思想領袖革命浪漫主義和樂觀主義精神。開灤煤礦大罷工時,當礦工們“敖德薩階梯”式的排列與他們頭上的礦燈組合成“星星之火”式的隊伍,與蒸汽中疾駛而來的火車車燈相對形成了小與大、多與少、權利與權力的相遇和對峙。還有,李大釗與陳獨秀共駕馬車相約建黨途中的馬燈;和毛澤東同行登上香山冀望“赤旗的天下”時東方旭日的萬丈陽光;起身赴刑場時囚室桌上不滅的小油燈與獄警頭上刺眼的大吊燈;犧牲后妻子趙紉蘭回憶往事時的夕照等。但這不僅僅是關于光的象征,在與主題思想的情感基調保持高度一致的基礎上,光的運用積極地參與場面構建和情節推動。同時,塑造革命者的不同面孔和側面時,無論是李大釗在一束暖光中與想象中的同志緊握的手,還是冷光中掉落在刑場的眼鏡,都折射出紅色題材電影創作在藝術嘗試上的進步和自覺。

  中國文學藝術基金會特約刊登

(編輯:劉禹森)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