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網絡文藝>網絡文藝創作

網文IP的改編價值只能大數據說了算?

時間:2021年03月04日 來源:《文匯報》 作者:
0

  ■僅僅依靠技術手段去評價文藝作品是不夠的,迫切需要以“社會價值”“藝術品質與體驗”等為標準,構建起一套關于“網絡文學IP影視改編潛力”的科學評價體系

  ■由于網絡文學作品的評價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被技術環節所替代,導致在網文領域內傳統文學批評多少有些“被邊緣化”。既然對網絡小說本身的藝術價值都無法評估,那對其影視化改編的潛力自然更是無從談起

  據云合數據近日公布的統計數字,《上陽賦》《我的小確幸》《靈域》《我就是這般女子》《暗戀·橘生淮南》《世界上最動聽的你》這六部網絡小說改編劇進入今年一月播放榜的TOP10,這表明網絡文學仍然是熱播影視作品的重要IP來源。

  與此同時,影視行業一直有著 “IP失靈論”的論點——少量熱播劇的背后,是大量投資不少卻質量平平的改編劇。究竟什么樣的網絡文學才值得改編成為影視作品?面對海量作品時,點擊率和流量數據之外是否能有更全面與精準的評價體系?

  近日,由中國電影家協會指導,中國電影家協會編劇教育工作委員會、北京電影學院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聯合發布了《2019-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通過大數據手段以及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自然語言處理)技術對4100萬條用戶的打分和留言進行分析后,評價出《詭秘之主》《第一序列》《大國重工》《天梯》等具備很高的影視劇改編潛力的作品,這對建立互聯網時代的網絡文學評價體系具有一定探索性。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認為這是一次積極有益的嘗試,但他同時也指出僅僅依靠技術手段去評價文藝作品是不夠的:“迫切需要以‘社會價值’‘藝術品質與體驗’等為標準,構建起一套關于‘網絡文學IP影視改編潛力’的科學評價體系?!?/p>

  互聯網時代,傳統文學批評“被邊緣化”了嗎

  “李沁演的雞腿妹妹永遠是我的白月光”——網友在網絡劇《慶余年》下的留言表達了自己對這部劇的贊賞。雞腿妹妹在小說原著中就是高人氣角色,改編成電視劇后又為這個角色增加了很多電視劇觀眾粉絲。這說明有趣的角色、優秀的作品在讀者和觀眾中獲得的評價是一致的,把網絡文學改編為影視劇的方向是正確的。

  近年來,呈現在觀眾眼前的優秀網絡文學IP改編影視劇不斷,網絡劇《從前有座靈劍山》《陳情令》、電影《少年的你》等人氣與口碑皆佳。據《2019-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提供的數字,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等網絡視頻平臺2018年、2019年熱播度最高的100部影視劇中,網絡文學IP改編的影視劇占比高達42%。

  但是與此同時,網絡文學改編影視劇引發爭議的也著實不少,甚至很多高人氣的網絡文學改編成影視劇后也評分“撲街”。究竟哪些小說適合改編、應該如何改編,成了斯芬克斯之謎。專家表示,網絡文學作品的熱度往往由讀者的訂閱和瀏覽量決定,這種“去中心化”的市場機制讓專家的評價意見變得可有可無;同時,面對數量與體量遠遠大于傳統嚴肅文學創作的網文作品,也常常讓傳統的文學批評家“望而卻步” “敬而遠之”。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榮躍明表示,由于網絡文學作品的評價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被技術環節所替代,這本身就對傳統文學創作、批評、傳播、閱讀等環節進行了解構,導致在網文領域內傳統文學批評多少有些“被邊緣化”。既然對網絡小說本身的藝術價值都無法評估,那對其影視化改編的潛力自然更是無從談起。

  先進的技術手段仍然建立在人文價值判斷的基礎上

  據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2019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顯示,截至2019年底,網絡文學作品累計規模已經達到2590萬部,如此巨大的存量IP中必然有寶藏,但究竟哪些才是滄海遺珠,僅僅依靠讀者訂閱點擊打賞的數據指標為“尋寶雷達”顯然是不足的。建立在大數據和NLP等技術手段上的對網絡小說進行評價的方法應運而生。

  《2019-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甚至提出“用公式來計算網絡小說IP影視改編潛力的得分”——-2.89131+0.04687ד人物”+0.03492ד情節”+0.03392ד個體激勵”。這套公式通過對一部網絡文學作品的評分和讀者留言是正面還是負面的進行計算,得出它的影視改編潛力數值,旨在以技術進步帶來更高效快捷的評價方式。通過大數據、自然語言識別等技術手段減輕人力篩選的工作量,或將為傳統人文評價進軍網絡文學提供更多可能性。

  然而,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大數據和NLP終究無法對人文價值作出準確判斷,比如一部爽文作品容易獲得讀者的高評分和正向評價,但是一部以悲情為主線或者悲劇為結尾的優秀網絡小說卻可能被讀者“棄訂”。孫佳山認為,無論技術手段如何進步,類似“社會價值” “藝術品質與體驗”等這些構成價值觀取向的判斷,仍然高度依賴人文領域的專業意見。

  此外,互聯網容易成為情緒的放大器,某些時候網友的評分和留言也并不客觀。例如正在熱播的由網絡小說改編的電視劇《贅婿》在豆瓣上開分為7.0分,雖然目前有超過11萬豆瓣用戶參與了評分,但這么龐大的數字并沒有平息這個分數的客觀性的爭議,不少支持這部劇的觀眾認為,有很多人是出于對作者個人的不滿而故意打了低分。由此可見,無論是算法缺陷,還是信息繭房,都有可能導致大數據失真,而專業人文解讀與評價仍是網文評價體系中不可或缺的最高標準。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