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文化視野>哲學社會科學

城市建設的空間哲學思考

時間:2021年02月22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陳忠 徐延民
0

  2020年11月1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浦東開發開放3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秉h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也對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作了全面部署。城市是人民的創造,人民性是城市的第一社會屬性;城市是多樣文明的空間化聚集,空間性是城市的第一自然屬性。城市是社會性與自然性的具體統一。從空間與城市哲學的維度,探索完善城市建設的空間實現方式、空間落地方式,對于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營建高質量的人民城市,具有重要意義。

  城市建設需要規范的空間權利

  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城市發展的共建主體、城市運行的共治主體、城市成果的共享主體,建設高水平的人民城市是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的核心目標。城市是由多要素、多領域構成的復雜有機體,城市發展涉及政治與治理、經濟與產業、社會與文化、生態與環境等諸多領域。但不論城市的構成與發展如何復雜,空間都是城市的第一感性特征、第一對象化實在。不能以空間方式落地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政策往往會流于抽象,沒有空間內容,空間權利不普惠、不均等的城市往往不是真實的人民城市。建設人民城市,尤其需要關注空間落地問題、空間實現方式。

  在《烏托邦》中,莫爾就設想過人們共同擁有土地、均等享有住宅等空間,沒有城鄉差別,沒有貧富差異的社會與城市。在莫爾看來,實現土地等空間的共同所有、人民所有是減少社會沖突、實現社會和諧、營建美好生活的重要基礎。在《論土地國有化》中,馬克思認為,“土地只能是國家的財產”,土地私有制是導致土地得不到可持續合理使用,加深社會惡性競爭,使財富向少數人集中,貧富差距加大的重要原因。在《論住宅問題》中,恩格斯認為,面對住宅短缺等空間問題,根本的“解決辦法在于消滅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由工人階級自己占有全部生活資料和勞動資料”。也就是說,沒有土地、住宅等空間的共同所有、社會所有,放任空間的無限私人性、私有化、資本化,必然加深兩極分化、階級對立;沒有空間的社會化、公共化,也就沒有人民的美好生活。

  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推進過程,即人民城市的建構過程,也就是不斷擴大、完善、規范人民的城市權利的過程。城市權利由經濟權利、政治權利、文化權利、社會權利、生態權利、空間權利等構成。在多樣城市權利的相互作用中,空間權利是城市權利的基礎內容,是城市權利是否真實、能否實現的第一感性指標??臻g歸屬、空間生產、空間治理、空間收益等權利的正義性、公正性、公共性,是衡量人民城市質量高低的基本指標。

  城市空間包括城市發展中所涉及、所營建的土地、建筑、道路、廣場等。人民擁有良好城市權利的重要表現,是人民對土地、建筑、道路等空間共同擁有規劃、建設、收益、處置、治理等權利。建設以人民為中心的空間權利,既需要逐步拓展空間權利的范圍,也需要規范空間權利的實現方式,不斷提升空間的均等化水平。防范空間權利的差異過大、差異固化,不斷推進空間權利的總體提升、普惠化、均等化,對建設高水平的人民城市具有基礎意義。

  城市建設需要合理的空間關系

  人民是城市的創造主體,人民性是城市的根本社會屬性。建設人民城市,是一個復雜系統工程,尤其需要在深入研究的基礎上,直面空間難題,理順空間關系,著力推進人民對城市空間的共有、共建、共治、共享。

  我國在國家治理理念、治理體系、治理行為中遵守“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的重要理念,房住不炒、城市更新、海綿城市、韌性城市、普惠城市等城市空間戰略的推進,標志著人民城市在我國已經實質性地從自在走向了自覺?!叭嗣癯鞘腥嗣窠?、人民城市為人民”理念的提出與落地,為化解諸多城市問題、城市難題提供了原則性基礎,標志著我們的城鎮化建設進入新階段。我國的城市建設已經取得巨大成就并在向縱深推進。從空間哲學、空間權利維度看,我國的城市建設也面臨一些需要著力解決的空間關系問題。

  第一,如何過程性統籌空間權利的個體性與整體性。價值基點歷來是權利實踐與研究中的一個重大問題。權利包括空間權利是局部性與整體性、個體性與公共性的統一。保障、實現不同層面社會主體的空間權利,對于激發空間生產的活力、提高空間生產的效率具有重要作用;同時,完善、增強空間權利的公共性,又是保障空間生產的整體有序、防范空間生產風險的重要條件。能否在不同的時期、針對不同的問題,及時調整空間權利之個體性與公共性的比重,形成良好的空間權利彈性,對于人民城市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如何全局性統籌空間主體的多極性與多層性。在根本理念上,我國的一切空間權利屬于人民,但在實際運行中,空間權利會現實性地落地、落實、歸屬于具體的個體、集體、單位、社區、地方部門、國家部門等不同維度與層面的主體。如何協調多元、多維空間主體之間的關系,減少、避免空間權利在不同主體之間的不合理配置,理順不同主體的空間權益、空間關系,歷來是一個難題。能否兼顧各方、統籌協調空間權利之多元、多層主體之間的關系,對人民城市建設有實質性影響。

  第三,如何可持續統籌空間生產的社會性與生態性。從人與人的關系看,城鎮化水平得到提高,市民生活得以改善的重要基礎和重要內容,是人們共同生產、共同營建、共同擁有了更高質量的建成空間、人化空間;從人與自然的關系看,城鎮化進程良性可持續,人民的美好生活得以實現的重要內容和表現,是人們在享有更高質量人化空間的同時,也享有更為優質的自然空間、生態環境。在實踐中,能否可持續統籌人化空間與自然空間、空間權利之社會性與生態性的關系,對人民城市營建有長期性影響。

  城市建設需要完善的空間治理

  城市建設離不開高質量的城市治理。高水平的城市治理、空間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推進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建設人民城市,尤其需要通過完善、規范、高效的城市治理,自覺營建高質量、高水平,有人文底蘊、生態可持續的城市空間。

  第一,提升空間歸屬的流動性。城市空間、空間權利是個體與社會、部分與整體、區域與全局的動態統一,在不同的時代與問題語境下,人們會側重強調空間權利的個體性或整體性。但如果過度強調空間權利的某一維度,都會導致“權利黏性”過大甚至權利固化,從而阻礙城市發展并導致社會關系的分化。面對這一挑戰,需要通過法律、行政、輿論、道德等手段保持空間權利的彈性與張力,增加各類公共空間的供給,營建空間權利雖有差異但可流動的空間正義總格局。

  第二,增強住宅等城市空間的普惠性。城鎮化的過程,其主體與本質是人的城鎮化,同時也是一個空間財富等城市財富不斷增加的過程。但城市財富的總體增值不等于財富的均等、共享、普惠。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必須健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等方面國家基本公共服務制度體系,盡力而為,量力而行,注重加強普惠性、基礎性、兜底性民生建設,保障群眾基本生活?!本C合運用行政、規劃、財政、金融、稅收等多種手段,規范市場邏輯,避免住宅、土地等空間在生產、交換中的過度金融化、投機化,不斷提高城市住宅等空間的均等化、普惠化水平,是建設人民城市的重要內容。

  第三,提高空間生產的長效性?,F代城市的體量不斷增大、人口高度聚集、結構日益復雜,能否有效抵御各類自然災害、人為風險,事關城市的發展與穩定。雖然人們日益重視韌性城市、和諧城市、質量城市建設,日益注重城市治理的高質量與長效性,但仍存在追求短期成效的空間生產、追求短期政績的空間治理現象。這種空間生產、空間治理,雖有短期效果,卻為城市發展留下長期隱患?!督ㄗh》指出,要“建設海綿城市、韌性城市。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加強特大城市治理中的風險防控”。因此,進一步提高對城市可持續發展的認識,從體制機制上克服短期化的空間生產與空間治理,對于防范、減少各類城市風險、建設高品質可持續的人民城市具有重要意義。

 ?。ㄗ髡撸宏愔?徐延民,分別系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上海財經大學經濟倫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編輯:張金菊)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