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文化視野>人文地理

文脈之溪

時間:2021年03月1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俞梁波
0

  一條樓塔溪,泱泱千年情。

  東晉名士許詢在蕭山縣城居住一段時間后,一路往南。他到達樓塔(古稱仙巖)時,環顧四周,風光旖旎,山幽澗碧,松竹修茂,四季翠綠,不禁驚嘆,“這才是我苦苦尋找的地方”,便在風景秀麗的仙巖山隱居下來,從此再沒離開。傳說,許詢后來在此羽化成仙。

  許詢的決定代表了東晉個性文人的不二選擇,他們極端崇尚個性,放浪形骸,縱情山水,風骨清高。許詢無疑是響當當的人物,他的名氣太大,大到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引人注目,所以他歸隱仙巖這一消息很快就被人知曉了,于是便形成了一個奇特的“仙巖文化現象”,仰慕許詢才學的各路文人騷客蜂擁而至。他們幾乎都是沿著同一路線而來,那就是逆溪水而上至仙巖山。

  仙巖因許詢留下了最初的文化源頭,也給蜿蜒的樓塔溪注入了文化力量。許詢這個人實在不簡單,他散盡家財,建造寺廟;歷史上有名的王羲之、謝安、支遁等眾多名流與其均有來往,或清茶一杯,土菜二三,暢談書法藝術、社會風尚;或水酒一杯,談及山水詩作,共悟天地之道。許詢結交的朋友大都不同凡響,很多文人以與許詢結交為榮,甚至連當時的簡文帝也趕來與許詢交流詩文。他還應邀參加了著名的蘭亭盛會。許詢之名,實至名歸。

  仙巖山下的山野之溪——后名樓塔溪見證了這一段非凡的歷史。從附近山間峽谷發源的溪流,一路奔騰而下,穿過巖石縫隙,穿過樹林,穿過田野,穿過土坎,沿著樓塔鎮繞了十幾個彎,在樓塔集鎮上形成寬大的溪流。之后,一路流淌,成為永興河的源頭之一,匯入浦陽江,最終流入錢塘江,流入汪洋大海。這溪中的每一滴水,都自帶千年的文化因子;這溪中的每一朵浪花,都泛著文人的風骨;這溪中的每一塊石頭,都銘刻著時間的掌聲。

  因為許詢,仙巖山成為當時的名山。這道風景就像歷史與文化的一次邂逅。這些當時遠近聞名的文人們,淡泊名利,志高氣揚,不在乎官位,不在乎錢財,只在乎人生的自由灑脫,或仰天大笑,或悲歌一曲。他們聆聽著仙巖山下的溪水流淌之聲,應和著山間的風聲。在朝夕之間,晨露晚霞,僧寺鐘聲,奏響人生的得意華章。許詢好像活在仙境,并非人間。這樣的景象在許詢離世多年之后,依舊如故。溪水潺潺,人來客往,靜寂古鎮因此而變得熱鬧起來。其時的樓塔溪水清魚歡,是山民們獲取生活來源的有功之溪。他們依山建造居所,依水獲取生存空間。一條樓塔溪,滋養了兩岸的人民。

  東晉許詢走了。唐朝詩人王勃懷著一顆崇敬之心,專程來到仙巖山探訪許詢的蹤跡。這是一次精神朝圣,許詢的做派與風骨、許詢的放浪與豁達、許詢的無畏與修行都深深鐫刻在王勃的心里。王勃行走在仙巖山附近,來來回回,看山、品茗、濯足、吹風,他仿佛要把許詢在這兒經歷的一切用最短的時間進行一次復制。山山水水,無比靈秀。在一個早晨,太陽初升,萬物蘇醒,王勃望著仙巖山,聽著溪水流淌之聲。不遠處,炊煙裊裊,農人晨起勞作,僧人開始準備一天的早課……他極為感慨,于是創作了一首詩:

  巍巍怪石立溪濱,曾隱征君下釣綸。東有祠堂西有寺,清風巖下百花春。

  按詩中描繪的風光與場景,其時的仙巖山附近應是十分興旺,有祠堂、寺廟。溪,即樓塔溪;寺,便是聲名顯赫的重興寺了。此寺也是許詢所建,當時與杭州靈隱寺齊名,建造年份早于國清寺等諸多名寺,在中國古寺群里有重大影響和重要地位。仙巖之地,有名山、名寺、名人,也有一條名溪。

  王勃是身體力行者,他用詩作向許詢表達敬仰之意。孟浩然、溫庭筠等詩人也到過仙巖山,他們仰望仙巖山,飲著“靈之溪水”,如同與許詢當面交流。唐代詩人李白、杜甫、李商隱、駱賓王等眾多詩人均用詩篇表達對許詢的敬仰。一個古人,一個歸隱于鄉野的許詢,竟然牽動這么多詩人的心。仙巖之行,猶如浙東唐詩之路上一條不引人注意的分支,靜悄悄地誕生,靜悄悄地進行,靜悄悄地傳承?;蛟S,山水相依,仙巖山的秀麗與峭壁,樓塔溪的清澈與奔流,相映而成的這幅畫卷,正好是詩人們心目中的精神家園,而許詢則是這個精神家園的主人。

  唐朝末年,黃巢曾帶領軍隊到達仙巖山附近,留下了關于力量與生命的傳說。傳說中,殺人如麻的他被山腳草棚內做湯團的老婦人感化,從此善待百姓,深得民心。后來,為報答老婦人的開導點化之恩,黃巢派人在仙巖山腳下修建了一座湯團廟。這個故事里的老婦人,用自己做湯團的嫻熟手藝,向黃巢展現了智慧,并教育黃巢,亂世殺人易、救人難。上善若水,當這個老婦人從溪里取水煮湯團時,這溪水是不是也在萌生善意?為天下蒼生而悲之溪,讓黃巢鋒利的刀子變得厚鈍起來,讓他那顆瘋狂的心開始有了著落。

  五代十國吳越國國王錢镠曾是赫赫有名的戰將。在洲口山麓,錢镠見洲口溪如龍之蟠,仙巖山如虎之踞,且地扼兩浙要沖,戰略位置十分重要,便想在此筑城設州?!袄^以地類沙積,恐不堪萬年基”,便在洲口山石壁上以斧驗石。連劈了十八斧頭,發現巖石脆軟,就放棄了設州打算,而決定在黃嶺設軍鎮守,并令外甥樓晉駐守。樓晉守黃嶺后,見洲口溪沿岸山明水秀,有田可耕,有薪可樵,就在洲口溪南的沙丘上肇基發族,形成村落,發展成集鎮,名為樓家塔(塔是土丘的意思) ,簡稱樓塔。世事多變。樓晉的這一留戀成就了樓姓人的興起。

  洲口溪也即樓塔溪。到了明代,樓塔人樓英沿著樓塔溪走向更廣闊的世界。他成為明朝的御醫,一生行醫,成就大名。年老之時,樓英回到故鄉,寓居于樓塔溪畔。醫者仁心,他的妙手回春挽救了許多人的性命,成為百姓心目中的“神仙太公”。其所著《醫學綱目》四十卷,對于李時珍撰著《本草綱目》有著很大的借鑒和啟發意義,至今還對老百姓的健康起到重要的作用。他每個晚上伏案疾筆時,耳畔傳來的溪水流動之聲是最好的陪伴。他走出寓所,沿著溪岸踱步,這些不徐不疾的溪水如同無數根神經在他眼前呈現,他微微地伸出手指,仿佛搭住了溪水的脈搏。

  除此之外,樓英還帶來了宮廷音樂《細十番》?!都毷返挠茡P與生動,契合樓塔人的剛性,二者完美結合,因此傳承至今。且《細十番》的傳承與樓塔溪的長年流淌相依相偎,如同樂章的兩個聲部,也因此催生了樓塔一地的民間文化藝術,各種人才層出不窮,讓樓塔成為蕭山文化歷史極為厚重之地。這也是許詢歸隱形成的仙巖文化的再次延續。當《細十番》的樂聲響起,那些溪水是不是聽到了故事的歲月詠嘆調?當《細十番》的樂聲飄蕩在溪水的上空,那些溪水是不是被時代之風卷了起來,奔向蒼穹?

  百年歷史的洲口橋是樓塔溪的另一種固化形態。洲口橋架于溪流之上,橋的一邊是古鎮,另一邊是新集鎮。英烈樓曼文當年就是從橋上走過,去了杭州,去了上海,一生足跡遍布大半個中國,為中國革命的成功奉獻出自己的生命。如今,處于古鎮核心位置的樓曼文紀念館用史實告訴了人們那一段烽火歲月。當樓曼文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她也像別的孩子一樣快樂地在溪水里奔跑,在溪水中捉魚、捉蝦。當她站在溪水中仰望天空時,是不是開始思考她未來的人生之路該怎么走?她小小的身軀里是不是開始萌發堅定的信念?

  人的生命高不過群山,長不過溪水,很多記憶只有溪水知道,很多往事只有群山銘記。

  樓塔溪的前世今生就像一曲歌謠,在歷史的進程中歷經千年風雨,有激昂,有低沉,有婉轉,也有嗚咽。而彈奏這首歌謠的人們則用勤勞與勇敢跨出了前進的腳步。蕭山最南的千年古鎮,用最踏實的步伐開始了一次變革。小城鎮建設、美麗鄉村建設讓樓塔溪變得越來越美,越來越有韻味。

  如今的樓塔溪已成為一道風景。晨光里,水面清澈如鏡,那些鮮活的溪水像無數精靈般歡騰,向世人獻上一曲浪漫之舞。在晨霧彌漫之日、目力所及之處,看到洲口橋的輪廓,也仿佛看到了眾多的詩人從遠處走來,他們穿越時空,邊走邊吟。

  一條鮮活的溪,一條文脈傳承之溪,一條底蘊深厚之溪。待霧散盡,樓塔溪就像一個獨特且標準的文化符號鑲刻在樓塔這塊土地上。

  (俞梁波 浙江省杭州市作協副主席、蕭山區作協主席) 
(編輯:王垚)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