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美的“自由”與自由的“美” ——張維忠書法創作簡論

時間:2021年03月24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呂國英
0

美的“自由”與自由的“美”

——張維忠書法創作簡論

  談書法創作,論書藝出新,不能不談張維忠。其獨有的創作理念與書象審美,成為書界引人關注的存在。

  張維忠學書早,出“道”亦早,他初書“癡”碑,幾近于北碑如今紙上“再造”;后“迷”法帖,又幾乎令晉唐法書跨時空“再現”。如此這般的碑帖書學演繹之后,于楷、行草書象世界中,開啟一脈書路;融諸體眾長于毫墨,在完美審美與自由精神的交響中,書寫藝術精神、建構書象之美。

  張維忠的書法,書之有象,而又象呈獨貌,成為駐足“看點”、吸睛“美點”。品張維忠書象作品,置遠觀中與傳統之舊貌似并無異處,于近察間卻盡現審美新象之端倪,此端倪就是對漢字傳統結體與重構的超越,而這種超越就是對傳統漢字之字象形式的開啟,即從漢字之中將審美之象,通過筆墨、宣紙開啟出來,表達漢字之象的審美情態,呈現書象之美的作品樣式。

  漢字書寫,從歷史走來,是中國獨有的文化形式。隨著社會文化的多次重大變革、書寫文化土壤的漸行漸遠,尤其是自上世紀下半葉以來,實用書寫幾近消逝,“專業化”書寫大興其道,書者開始重藝術、講形式。以形式統攝內容,是為形式而形式,是典型的書寫形式主義。要言之,是以形式加載于漢字書寫,用外在設計取代書象建構。顯然,此形式與張維忠于漢字之中開啟書象形式,不僅大相徑庭,而且南轅北轍。

  張維忠書象作品,于結體重構之中,常有點畫位移之妙、線條殘缺之美;于筆墨變化間,常顯筆走隱顯之魅、墨行斷連之韻;于時空演進中,常呈字象搖曳之變、篇章多維之境;于意趣和鳴中,常立異態隨形之味、天地造化之機。此妙、美、魅、韻,又變、境、味、機,往往是意想不到、神來之筆,又往往是恰到好處、悄然而至,還往往是自然而然、隨然而美。

  觀張維忠書法創作,從凈空入境到文本醞釀,從命筆落墨到開啟字象,從疾澀馳騁到時空穿插移,從牽線而行到如趣化機,似乎完全進入作品的世界,這個世界是字象存在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人字(象)一體,相行而至,筆墨共舞,點畫琴瑟;又自由自在,如醉如癡;隨心所欲,天我為一。


王安石《同學一首別子固》(書法) 張維忠

  顯然,書象藝術是以漢字為質料,點畫或線條為元素,由筆墨表達、宣紙為載體,于時空之中行進與展開的藝術形式。從書象創作過程看,既有速度之分,也有力度之別,還有向度不同,更有化度之殊。一般而言,速度與力度分別在時空兩個維度上動態演進,兩者方向分別與紙面平行與垂直;而向度與化度均在時空維度上動態演進,前者呈現不同方向與角度,后者表達向外延伸、拓展與化變。此“四度”中,速度與力度均處中堅地位,為關鍵性要素,是基礎;而向度如脈搏,是生命;化度如心智,是靈魂。因書象創作在時空維度中同時展開與演進,速度在力度中把握,力度在速度中體現,且向度與化度中皆有速度、力度體現,而向度引領方向,化度決定存在,此存在是書象作為作品諸要素的具體形態與狀貌。由張維忠書象作品,反觀“四度”關系,這些要素相互依存、缺一不可,相互作用、相得益彰;并相互制約、相行相力,既體現為具象性、物理性,更表達為抽象性、精神性,構成書象生命節律之建構的根本所系。

  中國書寫文化中有“書如其人”“人書合一”“人書俱老”等命題,揭示出書象藝術與生命節律之同頻共振、相攜而行。如此,從根本意義上,張維忠書象藉“四度”之“手”,于時空中靈化(書寫)文本,呈現作品之象,既是生命節律的外化,也是書象形式的節律之美。

  張維忠的書法緣何既可讀、又耐看,既有意味、又能品味,既致人精神愉悅、又予人美的享受,根本在于作品之線條既豐富、多樣,又繁茂、厚重,為點畫賦予生命,讓線條有了靈魂。表象上看,就是其作品點畫變化中,既有楷法、行法,又有行草之變,既顯碑痕、又呈帖跡;從內在觀,其作品線條演進中,既在時間維度行進,又在空間維度穿插,且時空跨越、多維演變。要言之,就是其作品呈現生存世界,洋溢生命之美。

  張維忠書法創作之“融美”,是以藝術審美中的正大氣象為靈魂,取正體之“方”與“靜”、行體之“動”與“舒”、草體之“圓”與“逸”的極致優長與文化個性,參悟道法自然中天地萬象之和諧,尤其在時代審美語境下,將諸要素建構一體,形成別具一格、獨有面貌的個性書象。

  張維忠書象“融美”,不僅重“立象”,也重“立念”,其曾就“融美”實踐特別撰論,進行總結與思考,提出“融時代文化”“辯證借鑒”“逸趣寓‘法’”等立論,應該是非常有針對性的解讀與回答。顯然,書寫“融美”決非經典“五體”之長的簡單排列與組合,而是在時代精神中,于文化藝術、甚至是跨文化藝術語境下,書法創作的外拓展、再創造。如此,探研、解讀張維忠書法“融美”探索、書象之美,或更有價值意義。

  “完美”永遠是作品存在的審美世界,“自由”始終是書家精神的自在家園?!巴昝馈痹凇白杂伞敝薪?,“自由”于“完美”中升華。如此,“完美”“自由”是藝術形式存在,也是審美意象建構。也如此,“完美”“自由”不可或缺,又相得益彰。這或許就是藝術的真諦。張維忠書象之美已經或正在進入這樣的境界,表達這樣的真諦。


斯文景祚聯(書法) 張維忠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