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人物·行風>行風監督

根治“飯圈”亂象,引導風清氣正的網絡文藝生態

時間:2021年08月0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高翔 趙麗瑾
0

  “天下苦‘飯圈’久矣!”從何時起,“圈地自萌”的“飯圈”逐漸衍生出諸多亂象,影響了文藝良性發展乃至整個社會文化生態,尤其是嚴重誤導了思辨力尚弱的青少年。為維護所謂的偶像“網暴”作者與平臺,為給偶像投票買大量牛奶倒入溝渠,甚至在偶像觸犯法律時組團去“探監”并設法“營救”,類似“飯圈”行為令人跌破眼鏡。娛樂圈不是法外之地,粉絲追星還需理性,需擦亮雙眼。

  中央網信辦啟動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讓飽受“飯圈”亂象之苦的廣大群眾拍手稱快。目前,相關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已累計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余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余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序39款。

  近日,“吳某凡事件”折射出的不良粉絲文化再次引發各界關注,也說明整治不良粉絲文化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本報特邀約業界專家撰文解讀“飯圈”文化的形成與異化,重新思考“飯圈”的邊界和偶像的意義,引導風清氣正的網絡新生態。

——編者

階段性成效 勾建山 陳琛 新華社發

“飯圈”的資本化需高度警惕 

  從歷史上看,粉絲文化長期作為一種亞文化門類而存在,并且和主流文化有著一定的隔閡。美國著名傳播與媒介學者亨利·詹金斯在《文本盜獵者:電視粉絲與參與式文化》中,就提到了主流審美對于大眾文化中粉絲群體的不屑:“熱愛這些文化產品的人往往被認為是智力低下、心理不正?;蛘咔楦猩喜怀墒斓娜??!睆闹袊Z境來看,在選秀節目誕生之前,粉絲文化同樣相對小眾。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雖然伴隨著大眾文化的崛起,尤其是港臺流行文化的輸入,也存在著廣泛的追星現象,但并未形成規?;?、群體化的效應,而更多表現為一種個人行為;同樣,此時的明星尚未具有偶像的身份建構和文化自覺。2005年《超級女聲》的熱播,深刻影響了中國粉絲文化的生態?!安莞枷瘛迸c廣泛的群體參與,不僅建構了一條以選秀節目生成偶像的敘事方法,更建構了大眾參與制造偶像、熱愛偶像的“粉絲自覺”,深刻促進了中國粉絲文化的生成和發展。不過,彼時這一粉絲文化的建構,更多處于一種自由自發的狀態,生態較為簡單和諧。而伴隨著對于韓國造星模式的引入,偶像文化在我國確立,粉絲和偶像的互相依附成為一種基本的生態模式和商業手段,粉絲文化由此進入一個高度組織化、圈層化的階段,并與娛樂資本發生了密不可分的聯系,在這一意義上,粉絲文化進一步發展成為了“飯圈”文化。

  粉絲文化是一個涵義較為寬泛的概念。一般意義上,粉絲文化可以泛指一切的“迷文化”,這是一種古今皆宜的定義。而在當代文化語境中,伴隨著新媒介而來的新型社交關系的興起,粉絲概念也日趨泛化,并充分延伸到經濟領域中,形成了鮮明的“粉絲經濟”的視野。例如,基于直播平臺的明星帶貨,就是一種典型的“粉絲經濟”的呈現。故而,粉絲文化之于當代的文化、經濟都有著深刻作用,并由此遠遠超出了作為亞文化形態的傳統粉絲文化,得到了社會的廣泛認可。同樣,“飯圈”延續和發展了粉絲文化愈發重要的社會影響力,“飯圈”所代表的女性特定審美方式不僅對于娛樂圈文化生態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其運作模式本身亦構成了娛樂圈的重要組成?!啊埲Αⅰ庇纱藰嫵闪宋幕I域的重要力量,深度參與了大眾文化的形塑。而這一影響力,同樣可以擴展到經濟和政治領域。例如,“飯圈”文化與主旋律文化的融匯,已經成為一個頗為顯著的現象?!岸卧獝蹏髁x”“‘飯圈’女孩出征”都體現了“飯圈”與主旋律文化的融合??梢哉f,粉絲文化是當代最具基礎性的文化生態,而“飯圈”亦成為了主流的文化模式。

  在此,粉絲文化和“飯圈”所蘊含的積極情感價值無需多言,而當代對于“飯圈”和粉絲文化的認識,無論是學術研究還是大眾媒體,都更多看到了其更具創造性和影響力的一面。例如,同人文化和二次創作(“產糧”),就被認為是粉絲文化和“飯圈”模式的創造性發揮。不過,必須看到,在從傳統文化向“飯圈”文化發展的過程中,其文化倫理、組織模式已經與傳統的粉絲文化發生了深刻的不同。在傳統粉絲文化中,追星是個體化的行為,粉絲與偶像(明星)沒有直接聯系。而在當代的“飯圈”文化中,偶像被定義為粉絲的消費對象,偶像塑造自己的形象和“人設”,而粉絲則收獲情感的愉悅。同時,粉絲也有義務參與制造偶像,這種“養成”的成就感也是粉絲的核心快感生產機制。故而,“飯圈”模式中的偶像和粉絲各自保有對于對方的倫理義務:粉絲供養、培育偶像,而偶像則愛護、回饋粉絲。在這一過程中,粉絲形成了對于偶像的“狂戀”,而偶像則全力滿足粉絲的需求。吊詭的是,這一粉絲和偶像高度的情感黏連卻恰恰是基于市場邏輯和消費主義而建構的;也正因如此,“飯圈”邏輯同樣顯示了一定的價值悖謬,這伴隨著“飯圈”文化影響力的擴散而更為凸顯。

  首先,“飯圈”文化生態中粉絲與偶像之間的關系展現了一定的倫理風險。粉絲對于偶像的強烈情感投射與日常生活邊界的模糊帶來了顯著的問題,這不僅呈現在“私生飯”這樣的現象之中,更表現為對于粉絲的情感狀態和日常生活的影響。與之相對,偶像的存在方式也在一定程度上悖逆了自然人的狀態,“人設”不僅帶來了關于“真實”的倫理問題,也帶來了對于偶像個體生活的直接困擾。例如,在粉絲文化的慣例中,偶像具有不能戀愛和結婚的義務,這一約定俗成的事實的合理性顯然還存在進一步的探討空間。而與粉絲文化內生的倫理風險相比,粉絲文化與資本邏輯的結合則帶來了更為顯著的問題。伴隨著當代娛樂工業的發展,資本對于偶像文化的影響和控制也更為顯著。在當下,比如資本通過選秀節目的選拔,成為塑造偶像的基本力量,而粉絲也欣然接受資本所給定的“愛的供養”的方式,將情感與資本邏輯直接關聯起來?!鞍祖巍薄半唇稹钡取帮埲Α痹捳Z凸顯了以金錢和資本為評價標準的粉絲情感倫理,這在當下的粉絲文化場域中成為基本的價值標準。然而,這一現象不僅異化了偶像與粉絲之間的關系,更使得“飯圈”文化在市場與資本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近來的“倒牛奶”事件,無疑成為了這一現象的典型反映?!肚啻河心?》選秀節目策劃粉絲為偶像打投助力需要購買贊助商的牛奶并掃描瓶蓋二維碼,某些粉絲買了牛奶全部倒掉,只是為了支持偶像,這一事件引發了廣泛爭議。

  正是在與資本邏輯的深度結合中,“飯圈”文化顯示出深刻的為資本所形塑的風險。目前的“飯圈”生態,已遠遠超出了正向情感投射與良性反饋的粉絲文化本意,而成為資本引導下制造話題的輿論戰場。比起恬淡從容的“佛系”追星,高度組織化的“飯圈”不斷渲染和強化對于偶像的情感投射,并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集體性的情感狂熱。吊詭的是,這一情感狀態往往是通過與“黑粉”、其他偶像粉絲、其他類型粉絲的殘酷輿論大戰來獲取的。而這種情感狀態則會進一步發展為對于偶像的盲目維護,從而徹底喪失積極情感的意義和邊界。與之對應,通過營銷號的渲染和資本的引導,“飯圈”文化整體上形成了一種狂熱的競爭模式。從各種各樣的排行榜,到所謂的“番位”“流量”之爭,乃至最終的粉絲“氪金”能力的比拼,“飯圈”文化形成了圍繞粉絲生產力而進行的“戰爭”。與這一模式對應的,是“拉踩”“提純”“撕番”等各種瑣碎和狂熱的操作,這使得特定粉絲群體往往體現出高度的獨一性和排他性,而不同粉絲群體則陷入了無休止的爭議、排斥甚至仇視之中。這種以“敵對”來營造“喜愛”的“飯圈”語法內生于當下的“飯圈”生態之中,使得時下的“飯圈”唾液橫飛、戾氣深重,凸顯了其對于積極的粉絲文化情感邏輯的異化。

  同時,這一“飯圈”話語與時下的資本生產邏輯進一步結合,對于文化生產本身造成了嚴重的傷害。首先,作為一種審美形態,“飯圈”文化將審美本身從文本徹底轉移到偶像本身,這帶來了審美內涵的狹隘化和形式化。事實上,詹金斯所定義的亞文化粉絲具有鮮明的文本指向;而即使在我國上世紀末的追星文化中,明星的才華也是其魅力的前提和基礎。而在從明星到偶像的變遷中,偶像個體本身占據了更為突出的位置,粉絲審美也更多集中于對于偶像形象、氣質、“人設”的關注,這在一定程度上帶來了對于文本審美的扭曲。例如,對于偶像參演的影視劇,粉絲更側重關注偶像的“番位”、造型、“人設”,而輕視文本的總體呈現,從而導致了審美的片面化。其次,“飯圈”文化扭曲了正常的文化評價機制。飯圈粉絲熱衷于通過打榜、制造流量(點擊率)等方式制造虛假繁榮,造成了日益扭曲和虛假的文化環境。而通過養號、控評等方式,在微博、豆瓣、 B站等媒介平臺控制輿論,扭曲真實評價,更是這一邏輯登峰造極的體現。從當年《小時代》引發的粉絲群體出動,再到《有翡》在B站引發的輿論戰爭,這一現象愈演愈烈,已經嚴重破壞了正常的大眾評價機制,對當代文化生態形成了深刻的扭曲和破壞。

  流量邏輯是資本與粉絲文化相結合的最為典型的呈現。在此,流量不僅是一種理念,更加是一種文化生產模式。以電視劇制作為例,自2015年以來,影視劇生產進入IP時代,IP表征了生產上游,即文化內容本身的流量屬性;而偶像與粉絲文化則保證了文化接受層面的流量模式。故而,大IP與偶像明星的結合,依托于“飯圈”和粉絲文化,成為了近些年資本最為核心的生產邏輯之一。在這一模式中,粉絲通過刷點擊量、打榜、參與話題,源源不斷地從數據層面制造流量,保證了劇集和偶像的熱度與“繁榮”,反過來又助推資本不斷深化這一模式??傮w來說,這一模式將影視劇生產重點從其質量轉移到流量與話題的營造,從而造成了其美學水準的普遍低下。自《盜墓筆記》開啟了視頻收費的流量模式以來,流量模式已經助推生產了數不勝數的劣質作品。時至今日,流量模式與大平臺壟斷相結合,在粉絲文化的助推下更加變本加厲,一定程度上甚至出現了凡是“大制作”皆為“爛片”的奇葩現象,更深刻揭示了這一由資本和粉絲文化緊密結合的生產模式對于當代文化生產的嚴重戕害。

  總體來說,近些年以來,“飯圈”文化已經深度融入資本所塑造的文化生態之中,共同塑造了當代文化流量化、圈層化、低幼化等不良生態,成為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此外,通過肖戰粉絲事件、“倒牛奶”事件等現象,可以看到“飯圈”情感狂熱的文化生態所造成的影響,已經從文化領域延伸到普遍的社會層面,其危害性不可低估。在此,不可對飯圈所造成的危害視而不見,但亦需要尊重粉絲的審美自由和情感表達。最為重要的是,當代“飯圈”所顯現的種種不良傾向,是由于其與市場機制和資本邏輯的深度結合而產生的?!帮埲Α蔽幕w現的將情感金錢化、數據化、資本化的趨勢,正是資本將其對于大眾的規訓方式延伸到情感領域的鮮明呈現。故而,對于“飯圈”文化的批判,應當建立在對于資本的分析和反思的基礎之上。同樣,對“飯圈”文化的抵制和批判亦是一種認知意義上的實踐方式,只有推進正常的文化批判,強化恰當的審美方式和價值體系,才能有效地改變為“飯圈”所扭曲的文化生態,倒推資本改變其文化邏輯,推動中國文化產業的良性發展。

(作者系西北大學文學院講師)

“飯圈”治理,“唯流量”觀要先破

  吳某凡被刑拘前后,不乏粉絲照舊刷數據,試圖為偶像翻盤“洗白”。在事件相關賬號、不當話題遭到封禁后,竟有粉絲組建“吳某凡救援群”“探監大隊”,繼續以無知、法盲言論刷屏。但是這一次,法律不允許擅長控評、“反黑”的“飯圈”粉絲再用數據和流量拯救昔日“頂流”。

  吳某凡涉及的刑事案件有待警方偵辦公布。不過身為流量明星的吳某凡,在互聯網已查“吳”此人,“賽博死亡”的“頂流”撕開了正視偶像身份、治理“飯圈”亂象的一幕。

  事實上,對“唯流量”的批評之聲,對娛樂業“貴圈很亂”的質疑,一直存在于輿論和大眾中,“人設”、業務不斷“坍塌”的流量明星,已經反復印證其弊病。然而在資本、平臺和技術的鼓動下,規則裹挾、情感綁架,粉絲前赴后繼地加入數據和流量的生產。流量,已經成為新一輪造星模式的核心規則。粉絲則在虛幻的價值體驗中愈加瘋狂。

  在一定意義上,“飯圈”亂象始于“流量至上”。

  是誰成就和縱容了吳某凡們

  拓展演藝事業疆域時,有粉絲掏腰包、刷數據,穩固偶像地位;遭遇危機時,有粉絲無條件信任、控評護航,讓偶像“安全著陸”。吳某凡就是這個“飯圈”造星故事的男主角。

  6月15日起,中央網信辦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2個月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日前,已圍繞明星榜單、熱門話題、粉絲社群、互動評論等環節,深入清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余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余個,解散不良話題814個,攔截下架涉嫌集資引流的小程序39款。專項行動精準指向“飯圈”的流量操作,切中娛樂亂象和不良粉絲文化形成的要害。

  2016年前后,國內偶像明星、流量經濟時代的開啟,正是以吳某凡等與韓國SM公司解約后登場國內娛樂圈為開端的。憑借在韓練習生經歷所積累的粉絲和人氣,吳某凡一回國就出演了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不過,他參演的10余部電影,幾乎都遭遇觀眾差評。2016年,吳某凡一人貢獻三部差評“爛片”,還因出演《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里》,斬獲第八屆“金掃帚獎”最令人失望男演員頭銜。也是這一年,流量明星“爛片”開始炮攻大銀幕。當評分8.3的《百鳥朝鳳》排片艱難的一刻,也是電影業被流量攻陷的暗黑時刻,流量明星隨后長驅直入。2017年吳某凡主演電影《西游·伏妖篇》,這部豆瓣5.5的影片,卻獲得超16億票房,粉絲們“三刷”該片,刷出當年賀歲檔電影票房亞軍的成績單,也為偶像刷出資源加持、資本青睞。在后來的采訪中,吳某凡認為,能出演該片是因為自身演技。

  粉絲為偶像“刷”出演技“迷之自信”后,繼續“刷”出“華人歌手新紀錄”。吳某凡首張專輯《Antares》發行,粉絲趁夜行動,5小時霸占美國iTunes專輯總榜與單曲總榜雙榜。一周后雖遭專輯和單曲消失的尷尬,卻沒有影響偶像團隊、狂歡粉絲的自鳴得意。

  此后的偶像吳某凡,依舊沒有將注意力轉向業務能力的提升,反而一再出現行為失格的“塌房”事件(“飯圈”用語,指偶像爆出負面事件)。在多位女性爆料吳某凡丑聞后,經粉絲控評、制造輿論,竟反轉為發聲女性有“心機”“有預謀”的戲碼,偶像本人成了無辜“被利用”的受害者。

  盤點標簽為“歌手”和“演員”的吳某凡的創作,幾乎沒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歌曲《大碗寬面》的惡搞式爆火,是流量與流量之間惡意拉踩的結果。一句“你有freestyle嗎?”可以出圈,卻不能證實吳某凡是真rapper,反而引爆與虎撲的網絡罵戰,令公共輿論空間烏煙瘴氣。

  沒作品、業務能力堪憂、“多次被錘”、丑聞纏身,卻依然能坐擁5000萬+微博粉絲,坐享優質影視資源,坐收天價薪酬……是什么成就了吳某凡們?又是誰縱容了吳某凡們?吳某凡垮掉了,娛樂圈復雜的利益關系、權力關聯也浮出地表。

  不過,對諸多疑問的思考,要回到流量問題。

  粉絲——困在“飯圈”數據系統里不斷陷入迷狂

  流量明星,是粉絲“刷”出來的。流量明星的神話,是資本和平臺共同編織的。而粉絲,成了困在“飯圈”數據系統里的人。

  流量,是網絡用戶訪問和閱讀的數量。在“流量變現”的商業邏輯下,流量具有了衡量商業價值轉換的大數據功能。粉絲多、人氣高的明星,成為流量明星。2017年《人民日報》曾發文指出,“流量本無原罪,問題在于今天的諸多流量明星只有流量,沒有演技”。沒有演技、沒有作品,憑什么獲得海量粉絲和超高人氣?對這個問題的解答,能部分揭開“飯圈”迷思。

  “飯圈”與流量明星相伴相生。在日韓舶來的“養成系”偶像制造模式中,粉絲不再是單純崇拜者,而是偶像“養成”與出道的參與者,粉絲聚集于社交媒體,組織線上線下應援活動,形成“飯圈”組織和圈子文化。情感消費是粉絲的基本義務,其動力深植于偶像“養成”過程中,星粉虛擬親密關系的培育。吳某凡等初代偶像明星,正是在這一模式下完成了最早的流量積累。

  2018年,伴隨我國新媒體和網絡文藝迅速發展,本土化互聯網“速成”造星模式形成。據《2020年中國偶像產業發展報告》統計,2017至2020年,“明日之子”“創造營”“青春有你”“以團之名”等系列偶像“養成”類網絡綜藝節目孵化偶像超過200人,騰訊、愛奇藝、優酷三大視頻平臺、四檔綜藝節目競相開拓偶像市場紅利。在造星模式從“養成”到“速成”的轉型中,大數據和算法成為最直接、快捷量化偶像商業價值的技術手段,數據生產成為粉絲參與造星的核心工作。粉絲情感、消費都可以量化為數據,并根據一定的算法呈現為偶像流量,標榜偶像商業價值,成為媒介平臺、娛樂資本獲取巨大經濟收益的來源。

  數據生產是“飯圈”覆蓋粉絲范圍最廣的“工種”?!?018微博粉絲白皮書》顯示,41.6%的粉絲在官方后援會中的角色是數據,84.1%的粉絲參加過數據組的活動。盡管數據生產操作的技術含量不高,卻最能通過算法被量化為明星的流量和熱度。有組織規劃、有教程引導,發帖、轉載、點贊成了粉絲的規定動作。而長期、穩定的數據生產,才能形成偶像的數據洪流。

  為保障數據生產成為“飯圈”日常,系統會建立數據生產與粉絲情感連結。微博“明星勢力榜”“超話”等,以超話級別、“鐵粉”標簽象征粉絲情感和勞動付出的多寡,在流量規則的驅動下,數據生產成為粉絲“為愛發電”的戰場。這導致流量權力不斷升級,成為不可侵犯的領地,任何輿論只要觸及流量數據,就會遭到粉絲的瘋狂圍攻。

  流量明星和“飯圈”粉絲在嘗到了金錢優勢、人數優勢、數據優勢所帶來的好處后,以“我出錢你閉嘴”的霸道之勢,將一切不利于偶像的言論壓制于無聲、噤聲。不但個體在流量面前毫無發言權,即使在公共輿論空間的正常交流,也可能被“飯圈”海量的復制粘貼操控,影響正常交流。粉絲通過做數據為偶像打造漂亮的業務成績單,更要通過數據反黑,洗白藝人公眾形象,往往明知“哥哥”撒謊,也要幫他控評做數據。在資本大量注入、平臺不斷更新的流量規則下,粉絲既受困于與偶像的情感牽絆,也受制于數據生產的系統規則,在數據生產和情感消費中不斷陷入迷狂。

  醒醒,“飯圈”粉絲!對偶像“上頭”別“昏頭”

  流量作為用戶數量和用戶活躍度的量化指標,成為互聯網注意力經濟的通用貨幣。進入人工智能時代,數據算法已經成為生活、文藝創作的基本邏輯,流量不可能真正下場,因此破除“唯流量”觀念,用好流量,必要而棘手。

  治理“飯圈”亂象,首先要打破“流量至上”觀念和規則體系,從造星入手。當下的“養成”或“速成”的造星模式中,通常只要顏值高、性格有趣,經選秀節目包裝,有粉絲pick(選擇、支持),流量加持,有變現潛力,就有出道可能。因此,流量明星、人氣偶像往往缺乏演技、唱功的艱苦淬煉,有流量卻沒有藝術作品;或思想修養、人文知識積累薄弱,出現成名后德不配位的“塌房”事件。將流量與專業素質、人文素養綜合考量,建立健全藝人培養和選拔機制,制造既滿足市場觀眾文化娛樂需求,又有實力有作品、德藝雙馨的偶像明星,才是促進文藝發展、發揮正向社會影響力的時代需要。

  在“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中,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提出嚴格控制偶像養成類節目的要求,重點加強選秀類網絡綜藝節目管理,嚴格控制投票環節設置。通過對“流量明星”制造模式的精準打擊,抵制追星炒星、泛娛樂化等不良傾向,以及拜金主義等畸形價值觀。

  “飯圈”粉絲也早該醒醒了,對偶像“上頭”但別“昏頭”。在娛樂資本、數字資本所構建的造星體系中,粉絲不過是流量數字、消費數字、變現數字。粉絲不惜一切代價,付出金錢和時間,幫助偶像生成流量的過程中,會有一定的自我價值實現,在與資本和對手的較量中,甚至可以獲得極大的集體狂歡快感。然而這并不能取代非理性粉絲作為資本逐利收割機的本質。

  偶像文化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偶像是人類對美與力量的美好追求,時代需要能夠為當代文藝受眾提供精神食糧的偶像,能夠凈化社會空氣、凝聚奮進力量的明星,能夠以作品為人類歷史奉獻經典、為人類文明創造新標桿的藝術家?!傲髁恐辽稀敝荒茯寗訑祿辽?、消費至上,由流量主宰的“飯圈”文化和偶像經濟,通過打榜、控評、消費等方式制造數據,通過數據生產和情感消費追捧、制造明星。沒有作品的流量明星,被流量支配主宰的“飯圈”文化,只會越來越受制于資本利益,受困于平臺系統,在多方利益博弈、執迷數據泥淖中,亂象叢生,危害文藝創作生態,影響社會文化氛圍。因此,“飯圈”亂象治理,“流量至上”的觀念和規則體系,要先破。

(作者系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教授)

(編輯:劉禹森)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