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cite>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strike id="dbhnl"><listing id="dbhnl"></listing></strike></var>
<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ideo id="dbhnl"><thead id="dbhnl"></thead></video></var>
<var id="dbhnl"></var><cite id="dbhnl"></cite>
<cite id="dbhnl"></cite>
<menuitem id="dbhnl"></menuitem><menuitem id="dbhnl"><dl id="dbhnl"></dl></menuitem><var id="dbhnl"></var>
<var id="dbhnl"></var>
首頁>人物·行風>榜樣力量

呈現一個秀逸俊雅的藝術世界——訪畫家蕭和

時間:2021年08月06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楊陽
0

呈現一個秀逸俊雅的藝術世界

——訪畫家蕭和

  在當代中國畫人物創作中,東與西的碰撞、古與今的沖突尤其顯得突出,如何融西入中、融古入今,是當代人物畫家不可回避的課題。在當代人物畫家中,蕭和的探索值得關注。

  1948年11月,蕭和生于山東青島,現居江蘇南京市,是中國美協推出的新文藝群體美術家。2018年,中國美協在北京恭王府建立新文藝群體(組織)展覽與推廣中心,舉行系列畫展,旨在向社會持續推廣優秀畫家,蕭和即是其中一員。

  蕭和的人物畫題材廣泛,既有表現兒童游戲的“童趣”系列,亦有描繪佛陀高僧的“佛教”系列;既有以中國青花瓷為主題的“青花”系列,也有描繪民國風情的“民國”系列,還有以古代仕女、文人為內容的“古風”系列。在這幾大系列創作中,盡管造型不同,色調各異,但筆墨語言和色彩格調一脈相承。正如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徐里所評價的:“蕭和筆下所描繪的豐富世界,既體現出深厚的傳統功底,又打通了古與今、中與西的壁壘,為觀者呈現了一個秀逸俊雅的藝術世界?!?/em>

蕭和接受本報專訪

  一、坎坷經歷是最好的人生老師

  當命運平順時,往往寫不出深刻的作品,當經歷坎坷的生活、飽受磨難以后,卻更能寫出經典名作。

  中國藝術報:您是如何走上繪畫道路的?

  蕭和:最開始拿起毛筆寫字、畫畫,是受我父親影響,我父親很喜歡書法,在他的引導下,我對書法、繪畫產生了興趣。我哥哥蕭平也非常喜歡繪畫,經常在家里寫寫畫畫,在他的影響下,我對繪畫的興趣更濃了。有父兄的影響,加上我從小喜靜,不喜歡體育活動,也很少和小伙伴們出去玩,每天很快完成功課后,我就開始畫畫。那時候家里沒有繪畫專用紙張,我就用廢紙畫,每天至少畫一張畫,就這樣把畫畫這件事堅持下來了。上小學時,我的畫就被宋慶齡基金會收藏了;初中一年級,學校破例為我在學校圖書館閱覽室舉辦了一次個人畫展,以資鼓勵,這件事堅定了我走繪畫這條路的決心。

  后來,受當時社會形勢影響,我的繪畫道路就比較“另類”了。

斗雞子(中國畫) 蕭和

  初中畢業時,浙江美院(今中國美院)和魯迅美院來南京招生,我非常想去,當時兩個學校的老師都和我見了面、看了我的作品,很想招我入學,但是因為距離太遠,我那時候長得又小又矮,平時跟外面接觸又少,學校老師和家長認為我去了以后難以適應環境,于是堅決反對,所以最后沒能去這兩所學校上學。

  高中畢業時趕上“文革”,“文革”時期學習全都停下來了,但那時我仍堅持畫畫。我插隊到了江蘇北邊一個非常貧窮的農村,在那插隊了兩年,兩年后被調到揚州工作。調到揚州以后,南京藝術學院招收工農兵學員,時任南京藝術學院校長的謝海燕推薦了我,當時我所在單位也同意讓我去上學,但在這時,我父親給我寫了一封信,他是有情懷的老知識分子,他認為單位把我從農村調上來,對我有恩,我要知恩圖報,要為單位做更多工作,不能為了自己的利益拋棄單位去上學。父親明確表示了反對,我遵從了父親的意思,這次學習機會也就擱淺了。

  好不容易到了國家恢復高考,我了解到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在招生,而且他們也通知我去考試了。到了考場,看到周邊坐的基本都是我的學生,我就走了。后來南京藝術學院招生,但那時招生政策要求藝術類考生要在24周歲以下,我那時已超齡,所以與南京藝術學院再次擦肩而過。再后來南京師范大學招收研究生,初步篩選后定下4個人,我是其中之一,在最終確定錄取名單前,學校收到上級通知,要求加試外語。各種因素影響下,我們已經把外語丟下多年,加上通知得很突然,大家也毫無準備,考試時連試卷內容都看不懂,最終4個人外語考試都不及格,這次研究生招生也就失敗了。從此,我與藝術院校徹底無緣。

  中國藝術報:一直與藝術院校擦肩而過,沒有進行過系統的繪畫學習,卻也沒能阻礙您在繪畫領域有所建樹,您自己是如何進行繪畫學習的?

  蕭和:即便是在藝術院校學習也不過是三四年時間,人一輩子所需要學的東西遠不是那幾年能完成的。藝術學院每年有大量學生畢業,能成才的卻很少。

  繪畫的一些基本技法,比如素描、色彩、繪畫基本原理等,學起來并不難,我通過長期自己摸索、不斷研究,加上時常會請教一些老師,畫家亞明就是我主要的老師,他教給我很多東西。在各種努力與幫助下,我逐漸掌握了這些技法,當然和藝術院校的學生相比,這個過程要曲折艱難得多。

春眠不覺曉(中國畫) 蕭和

  除了技法的學習,坎坷的生活經歷也教會了我很多東西。我在農村勞動過,當時農村的貧困程度是之前的我難以想象的,連燈都沒有,生活水平極低。這種環境和過去我在學校里受到的教育形成巨大反差,但條件的惡劣并沒有使我痛苦消沉,相反,我把它當成是一種難得的生活體驗。我白天勞動,晚上回住處,就著煤油燈,坐在床板上畫畫。在這一階段我畫了大量農村生活速寫,也時常為一些報刊畫些插畫或專題組畫,可以說這里是我創作生涯的開始,為以后的繪畫創作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更重要的是讓我對社會、對生活有了深層次的了解、認識,這種歷練是極其寶貴的。

  一個畫家如果想要取得成功,僅僅在藝術院校學過幾年,是遠遠不夠的。杜甫曾言“文章憎命達” ,意思是作家寫文章,同他的命運是相反的——當命運平順時,往往寫不出深刻的作品,當經歷坎坷的生活、飽受磨難以后,卻更能寫出經典名作。杜甫就是因為歷經了安史之亂,感受到了老百姓的疾苦,才會寫出名垂青史的詩篇,所以一個人的坎坷經歷是最好的人生老師。

  二、不斷揣摩、拿捏人物的不同樣態

  想要精準刻畫人物,就需要畫家花時間、費心思去了解那段歷史,不斷揣摩、拿捏人物的不同樣態。以現在的網絡條件,找到相關資料并不難,難的是你是否愿意花時間沉下心去了解。

  中國藝術報:您認為畫家應該如何形成自己的風格,避免成為一個復刻者?

  蕭和:有人認為形成自己的繪畫風格,就是形成一個固定模式,然后無限地重復自己。因為這樣,其作品容易成為一個標志性商品,會更便于宣傳、銷售,但這種做法并不可取。風格不是簡簡單單的繪畫形式問題,還關系到選材、選題,以及畫家各方面的修養。尤其是作為人物畫家,更重要的是思想要有深度、要有內涵,觀眾能在你的畫作里受到啟發、有所感受,不是看一眼就過去了,而是可以反復品味、可以溫故知新。

  風格包含多個方面的東西,而現在很多畫家過度強調形式。梵高的繪畫作品里體現著他躁動的情緒,這是在他的精神病癥驅使下形成的一種新的特定審美。當大家慢慢發現他開辟的新的審美,進而開始追捧、開始模仿,那就毫無意義了。因為模仿者不是精神病人,躁動的線條不是他自己的感受,沒有這種感受而畫出來的線條就是一種無意義的模仿而已。

  我始終主張風格不是可以追求的,也不要過早形成自己的風格,在廣泛學習的基礎上,博采眾長,然后與自己的個性、學識、閱歷、境界、喜好等,多方面因素綜合后,最后形成自己的風格。有個詞叫“借殼”,一個畫家在成長過程中可以形成某種固定形式,這種形式對畫家來說就是一種“殼”,待到各方面素養積累到一定程度后,再把這個“殼”打破,慢慢形成自己的風格。

  中國藝術報:在中國畫中,人物畫最難畫,可您為什么偏偏確立了人物畫的方向?

  蕭和:剛才講過,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畫畫,那時候主要以臨摹為主,古今中外的畫作我都臨摹?,F在再回過頭來看我小時候繪畫的小本,仍感覺人物畫得很精微,人物形象描繪得比較準,所以從小就已經打下了人物造型基礎。

  我認為人是地球上最有靈性、最復雜的一種生物,表現人物遠遠比表現山水花卉要難得多,但是內容也豐富得多。雖然山水畫在把山水形象搬到紙上來的同時要加入畫家自己的情感,比如畫梅蘭竹菊時會融入士大夫的情操、畫山水畫會寓情于山水,但是終究不像人物畫那么變化萬千。所以人物畫對我的吸引力遠遠超過其他題材,于是我選擇了人物畫這條路。

暗香(中國畫) 蕭和

  中國藝術報:畫人物極易畫得千人一面,把人物畫的細節表現好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而您筆下的人物千人千面,您是如何精準刻畫各類人物的?

  蕭和:精準刻畫人物,首先要有足夠成熟的繪畫技法,“眼到手不到”是做不到精準刻畫的。有了成熟的技法以后,就要“用心”去刻畫了。以我的“民國”系列人物畫為例,創作前我就提醒自己,我畫的是民國時期的人。有個詞叫“民國范兒”,民國的“范兒”是什么呢?為什么現在的人打扮成民國時期的人、演員演民國時期的人的時候,往往看起來還是現代人呢?就是因為沒有回到那個時代,沒有把民國時期的人物所處的時代背景把握好,用現在的流行詞語來說就是沒有營造出該有的“氛圍感”。

  民國時期人的精神面貌和現在不同,那時有些中國人尤其像上海這些地方的人大多在模仿歐美人、模仿“歐美范兒”,所謂“民國范兒”是一種模仿,但同時又加進去中國原有的儒家思想長期以來形成的理念,是兩種理念的交融。所以在繪畫中,盡管現代人和古代人一樣都是中國人,但是其精神面貌和形態是有細微變化的,在表現的時候要盡量抓住這些變化,這是整體的“范兒”。除此之外還有各種階層的人形象也有不同,工人的形象、農民的形象、達官貴人的形象、養在深閨女孩的形象都不一樣,因為生存環境的不同,他們的體態、著裝、表情等各有不同。這就需要花時間、費心思去了解那段歷史,在大的時代背景下,不斷揣摩、拿捏人物的不同樣態。以現在的網絡條件,找到相關資料并不難,難的是你是否愿意花時間沉下心去了解。

  三、成教化,助人倫

  繪畫要傳達一種正能量,對社會要有益,唐代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里就講到繪畫要“成教化,助人倫”。他所強調的就是繪畫的社會文化功能,特別要有道德教育的意義。

  中國藝術報:您的繪畫創作分為幾個大的系列,其中“青花”系列以一種非常新穎的方式講述了中國故事。

  蕭和:平時在看書的時候,會看到一些古代文獻等資料,讓我對古人的生活產生了極大興趣,讓我想要去探索了解,但唐、宋、元、明、清時期對我來說太遙遠了,相對來說資料短缺,不能對那時的社會有比較全面的了解,無法讓我“沉浸”到那時的環境中去。晚清到民國這個時間段因為時間離我們較近,在博物館等地方經??梢钥吹酱罅棵駠鴷r期人們所使用的東西,有些服裝我們現在仍可以看到,老照片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民國時期是我們還能真正感受到的歷史。

  我也喜歡古董,平時收藏一些市場價值不高的清代、民國時期的物件,包括瓷器、銅器。這其中,對我吸引力最大的是青花瓷。偶然一次,我把青花瓷放在紅木案幾上,白色的底上覆蓋著亮藍色的花紋,恍惚之中,我仿佛看到青花瓷就像一個古典美人立于案幾之上,造型婀娜多姿,又極素雅,漂亮極了,后來我就用青花瓷為題材創作了一張畫。上世紀80年代初,香港人經常在內地買畫、辦畫展。我的這幅畫被展在香港人辦的畫展上,別人告訴我,我的這幅畫在畫展中最搶眼、最受人矚目,畫展開幕第一天就被人買走了。有人建議我多畫一點“青花”系列,我也開始思考,青花瓷的確是一個很好的素材,但是一開始并不知道該如何畫下去,總不能一直畫一個或幾個青花瓷瓶放在案幾上。后來我就想把青花瓷同中國的風俗、中國的文明和情懷結合起來表現,這樣題材就拓展開了,一下構思出近100張畫,于是就開始了“青花”系列的創作。

都市移民潮(中國畫) 蕭和

  中國藝術報:您還把目光放到了兒童身上,而且不同于很多畫家把兒童畫得非?!袄铣伞?,您筆下的兒童天真爛漫,充滿童趣,能講一講“童戲”系列的創作故事嗎?

  蕭和:過去我到臺灣,在臺北“故宮博物院”看到宋代蘇漢臣畫的《嬰戲圖》,畫得極其精到,他的傳統功力是我們現代人望塵莫及的,對我形成很大沖擊。

  回來后,我就想著自己是否也能嘗試一下畫小孩。我不畫“嬰戲圖”,我要畫“童戲圖”,為什么要改成童戲圖呢?因為我們小時候玩過踢毽子、斗雞子、捉迷藏、老鷹捉小雞等一系列的游戲,中華文明是多方面組成的,兒童游戲也是中華文明的組成部分。我想畫的中國兒童游戲大概有五六十種,這些游戲都是在1000多年前甚至幾百年前產生在中國這塊土壤上的,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是中華文明的一個組成部分。這些文明經歷幾百年的大浪淘沙,到現在我們再來看,還是非常有益的。尤其現在兒童大多喜歡用手機、游戲機等電子產品玩電子游戲,長期沉迷在虛擬世界里面,這不但對兒童的身體發育不利,還會讓兒童的心理逐漸有自閉的傾向?;叵脒@些傳統游戲,益智、益體,戶外活動對兒童智力的發育、開發是非常有利的,同時這種游戲是多人參與,有一種合作精神,所以現在還是應該去發揚傳承這種兒童游戲。

  繪畫要傳達一種正能量,對社會要有益,唐代張彥遠在《歷代名畫記》里就講到繪畫要“成教化,助人倫”。他所強調的就是繪畫的社會文化功能,特別要有道德教育的意義。

京師足球隊(中國畫) 蕭和

  中國藝術報:您接下來有什么創作規劃?

  蕭和:我還是堅持過去的做法,不做商品畫,不參與商業活動,不通過商業拍賣炒作自己,還是一以貫之地埋頭于自己的創作。

  藝術要厚積薄發,當各方面都積累到一定程度后,創作的愿望開始迸發,好像進入一種難以抑制的狀態。我在很多年前定的創作計劃,現在仍在進行中尚未完成,這個創作計劃規模太大了—— “青花”系列已經定了題目的大概要畫150張;“民國”系列準備創作200多張;“童戲”系列還有一些我認為表現得不夠好要重新畫,預計有50張左右;“古風”系列,中國歷史上出了那么多精英人物、經典瞬間,把它作為一個系列畫出來,也是非常大的一個工程。我還想表現一些當下的東西,從旅游入手再開始一個新的系列——“人在旅途”系列,表現各年齡段人的旅游經驗和感受。這個系列表現出來會很有意思,會顛覆我自己的表現手法。有這么多規劃,但是人畢竟就這么幾十年時間,好像沒有那么多時間去畫了,唯獨好的就是我現在的精神狀態、身體狀況都還不錯,盡管到了這個年齡,我自己的創作愿望、創作激情仍很高,而且身體也允許我這樣去畫。

  我第一次在江蘇省美術館辦的畫展,展覽名稱叫“雪泥鴻爪”,取自蘇東坡的詩句“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中國文明是由無數的人創造的,每個人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一點痕跡,這些痕跡綜合起來就形成了燦爛的中華文明。我所做的就是永遠創作下去,生命不息,沖鋒不止,像“雪泥鴻爪”這樣在社會上留下一些印跡。

(編輯:高涵)
會員服務
公息肉吊粗大爽_黑人巨大40厘米免费播放_被五个黑人玩得不能下床_性欧美牲交在线视频_年轻的馊子8_japanese50日本熟妇